<optgroup id="1055y"></optgroup>
<mark id="1055y"></mark>

    <span id="1055y"></span>

      <span id="1055y"><output id="1055y"></output></span>

      首頁 >> 馬肉資訊 >>全部 >> 美國人為何不吃馬肉?能不吃就不吃 除非萬不得已
      详细内容

      美國人為何不吃馬肉?能不吃就不吃 除非萬不得已

      白宮想要恢復馬匹的屠宰和販賣,但食用馬肉在美國一直是件有政治風險的事。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想削減土地管理局用于照顧野馬的預算,同時建議取消馬匹的銷售管制,現行規定禁止將美國馬匹銷售給為加拿大和墨西哥屠宰場提供貨源的馬肉商人。

      馬肉又稱“chevaline”(法語),看起來很像牛肉,但是馬肉顏色更深,有更粗糙的肌肉紋理和黃色的脂肪。馬肉所含的ω-3脂肪酸與鮭魚肉相當,鐵元素含量是牛排的兩倍。在美國,馬肉一直處于牛肉的陰影之中,供需不穩定,監管也松散。由于價格相對便宜且外觀與牛肉相仿,馬肉可以輕易被混入香腸和碎肉制品。另外,愛馬人士一直是馬肉產業的堅定反對者。

      如何管理泛濫的野馬是特朗普需要面對的一個難題。實際上對美國政客而言,吃不吃馬肉一直是個棘手問題。

      馬這種動物起源于北美。當更新世(亦稱洪積世,約從2,588,000年前到11,700年前)的氣候變冷時,它們前往歐亞大陸避寒,幾千年后又伴隨征服者重新登上北美大陸的土地。馬在古代的中東是禁食之物,原因可能是馬匹與皇族權威和戰爭需求有關!杜f約·利未記》中禁止食用馬肉。公元732年,教皇格里高利三世將食用馬肉定為異教徒行徑,稱之為“不潔凈且可憎的”異教徒的肉。行會屠夫也自覺將自己與馬屠夫區分開來,后者專門將老邁的馬肢解成不潔的肉塊和其他成分。在16世紀的法國,膽敢吃馬肉的人會被處以極刑。

      啟蒙運動帶來理性主義,拿破侖時期的常年戰爭以及城市人口的不斷增長,在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歐洲人在19世紀開始嘗試食用馬肉。禁忌逐漸被打破。馬匹在專門的屠宰場宰殺,馬肉被掛在獨立的店鋪售賣。食用馬肉從禁忌變成尚可接受的行為,盡管仍然處在邊緣化的位置。只有英國拒絕馬肉,或許是因為幅員遼闊的大英帝國有足夠的紅肉——豬牛羊鹿兔——可吃。

      逃亡美洲的清教徒將基督教的飲食禁忌帶到新大陸,美國人最開始也不吃馬肉。除了宗教原因,北美大陸物產豐富,廣袤的牧場提供足夠多的飲食選擇。即便是在內戰時期,大量牧場的開發以及運輸和保鮮手段的創新,保證了充足的牛肉供應。牛肉價格也從未上漲到逼美國人吃馬肉的地步。

      此外,馬肉也與美國人的自我定位有差。19世紀的美國報紙滿是對舊大陸殘忍食馬肉行為的報道。在美國人看來,戰爭和革命讓舊大陸瀕臨崩潰,民不聊生。虛無主義者在俄羅斯分食馬尸,被圍困的巴黎人殺馬果腹,窮困潦倒的柏林人靠馬肉湯艱難度日。

      時間來到19世紀90年代,馬肉行業終究在美國出現了。隨著有軌電車和汽車的出現,馬作為交通工具的時代落下帷幕。美國企業設法將大量閑置馬匹出口給歐洲人,如此一舉兩得,支付債券的同時又避免了在本國銷售馬肉制品。但挑剔的歐洲人不喜歡美國馬肉涌入歐洲市場。美國人對監管的不上心引發有關食品安全的恐慌。當法國和德國領事人員參觀一家涉嫌向歐洲出口病馬的芝加哥屠宰場時,反對者試圖陷害此前曾干預此事的美國農業部長。直到1896年,美國馬肉仍然難打開銷路。比利時嚴令禁止進口美國馬肉。有傳聞芝加哥人們的食物在其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混入馬肉。滯銷的馬肉價格低過玉米,養雞廠甚至用馬肉喂雞。

      1899年發生了有關馬肉最著名的一起烏龍丑聞事件。美西戰爭中有美國士兵食用牛肉出現中毒,許多人將那些受污染的牛肉誤認作馬肉。美國馬肉行業的第一個十年開局不順,不僅沒撈到利潤,還因管理不善讓國家名譽蒙羞。1906年美國出臺有關食品安全的食品衛生法(Pure Food Act),也未能在一夜之間扭轉局面。

      * * *

      一戰期間大量牛肉罐頭被運往海外,國內牛肉價格上漲逼迫美國人發明了馬肉排。盡管當戰爭結束,大多數人很快放棄了馬肉。但1919年,人們還是說服國會授權農業部為美國馬肉提供官方質檢和證明。

      和平時期馬肉再次面臨滯銷,經銷商菲利普·查普爾(Philip Chappel)嘗試用一部分肉料制作狗糧罐頭,建立了美國首家商業狗糧罐頭廠。他的做法招致動物解放者的抗議,一名名叫弗蘭克·利特(Frank Litts)的礦工曾兩次試圖炸毀查普爾的罐頭工廠。

      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物資短缺讓美國人重新將馬肉端上餐桌。不難預見的是,戰后馬肉行業再次面臨困境。由于吃馬肉總與不愉快的主題(貧窮和喪失原則)相連,“馬肉”一詞演變成一種政治嘲諷的手段!澳悴幌雱e人把你的管理喚作‘馬肉政府’對吧?”前紐約市長菲奧雷洛·拉瓜迪亞(Fiorello La Guardia)以此提醒他的繼任者。在1948年的食物短缺中,杜魯門總統被反對黨譏諷為“馬肉哈里”。

      工用馬匹在上世紀70年代絕跡,野馬受到政府保護,然而由于其數量增加過快,另一波屠馬潮來臨。1973年的石油危機推高牛肉價格,馬肉銷量隨之上漲。馬匹保護者騎馬上街抗議,賓夕法尼亞州參議院保羅·施維克(Paul S. Schweiker)提出禁止人們消費馬肉的法案。

      好景不長,競爭帶來牛肉價格下降。即便是美國窮人也不會再買馬肉。于是美國馬肉行業再度打起向歐洲和亞洲出口馬肉的主意。政客們也開始為馬肉站臺。1980年代初期,蒙大拿州和得克薩斯兩州參議員指責海軍部門從餐廳里取消了馬肉。馬肉制品工廠因行業不景氣而降低操作標準,老病和狀態不佳的馬匹被驅趕到偏遠地點悄悄屠宰。

      1997年,洛杉磯時報爆料稱,土地管理局將90%的野馬販賣給屠戶。報道中被點名的卡爾維西(Cavel West)屠馬場在當年7月被動物解放陣線(ALF)組織燒毀。雖然肇事者被指責為恐怖主義,但屠馬場此后也未能再建。非暴力活動家對馬肉行業施加壓力,后來加州禁止了用于食用目的馬匹運輸和販賣。

      活動家和政客在接下來的幾年里讓剩余的屠馬場關門停業。2006年初,美國眾議院通過《馬匹屠宰預防法案》(Horse Slaughter Prevention Act)。共和黨人約翰·斯威尼(John Sweeney)將馬肉業務稱為“當今美國最不人道、殘忍和卑劣的行徑之一”。雖然屠宰馬匹并不違法,但相關政府和商業檢疫機構的關停有效制約了這一行業。

      德州一家外資屠馬場迫于民眾抗議而關停。伊利諾伊州通過禁止馬肉產業的法案,該州最后一家——同時也是全美最后一家——馬肉制品廠被焚毀且責令不得重建。馬匹屠宰自此在美國境內銷聲匿跡,至少以馬肉為食的情況是不會再有了。不過,仍有美國馬匹被出口到墨西哥和加拿大,在鄰國被屠宰。

      2009年的金融危機重創馬匹產業。一些支持馬匹屠宰的游說團體試圖從反面論證禁止馬肉買賣讓牧場主無利可圖,馬匹飼養條件進一步惡化。像“牧馬人聯邦”(United Horsemen )這一類的機構甚至將動物福利與納粹扯到一起。反對者則稱許多被屠宰的馬匹都被喂食理應被排除在食品產業鏈之外的藥物。當奧巴馬簽署一份解除檢疫機構限制的法令時,支持者與反對者之間爆發沖突。有人提出重建屠宰場,但許多城市拒絕提供土地。2014年奧巴馬政府的預算再次否定了屠馬業復興的可能。與此同時,美國與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馬匹出口仍在進行。


      92c3e36710924a7bb0231cb954d42e0520170613143618.jpeg



      現在,特朗普希望通過恢復屠馬業來節省預算,馬肉產業攻防戰似乎將再次上演。一方面美國牧區“馬滿為患”,另一方面政府網站悄悄撤下動物福利內容。有傳言稱政府責令美國政府問責局(GAO)研究建設屠宰場所能帶來的利益。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沒有足夠資金支持建立相關檢疫機構,馬肉產業的重生恐難長久。歐洲已經對來自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美國馬肉持謹慎態度,馬肉的利潤不會很高。

      馬肉行業就這樣永遠處在邊緣化和不穩定的狀態中。如今,這種“窮人肉”的包裝銷售產業可能即將迎來新一輪泡沫和破滅。若真如此,特朗普或許會發現自己多了一個不太光鮮的綽號:“馬肉唐尼”(Horse-Meat Donny)。

      文章來源:馬肉、進口馬肉、蒙古馬肉、冷凍馬肉、鮮馬肉、馬肉批發、熟羊肉、驢肉批發

      網址:http://www.marou8.cn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605348469
      青青草视频app在线播放99 凤冈县| 定安县| 井研县| 陇川县| 广宁县| 邻水| 无棣县| 云南省| 无棣县| 石林| 江孜县| 保定市| 中江县| 调兵山市| 新乐市| 辽源市| 外汇| 布拖县| 和平县| 广安市| 广丰县| 中西区| 手机| 和政县| 彩票| 连平县| 孟连| 双辽市| 固镇县| 西丰县| 鄄城县| 齐齐哈尔市| 六枝特区| 新营市| 宜良县| 蒙阴县| 扎囊县| 东源县| 云南省| 丹凤县| 东明县| 措勤县| 饶阳县| 九龙城区| 额敏县| 安泽县| 梨树县| 东港市| 大兴区|